当前位置:首页 > 宜宾印象 > 认识宜宾--历史文化
认识宜宾--历史文化
  • 2016-12-23 16:10:04
  • admin
  • 浏览次数:1629

名城历史     

      宜宾厚重的历史文化、特色文化,使古城宜宾充满了神奇魅力。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的军队在河南一个叫做牧野的地方,向商纣王的军队发起了总攻。据考,在周武王率领的联军里,就有一支僰人队伍。著名的牧野之战取得了胜利,僰人部落首领受到周天子的封赏,被封为僰侯,在今宜宾一带建立了古僰国。

  战国时(前476~前221年)市境内江安、长宁属巴蜀外,大部分为僰人居住地。记载僰人首先见诸于《吕氏春秋.恃君览》。据县志记载,在两千多年前(前316年),“秦灭开明氏,建侯国”。后推行郡县制,在僰侯国地境置僰道县,隶属犍为郡。

  西汉高后六年(前182年),建城池于三江口,作为僰道县治,今天的宜宾城正式诞生。从西汉至今约有1400余年,宜宾城都是区域性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郡、州、路、府、专区、市驻地。

  在三国时期,今宜宾乃属益州犍为郡,为蜀汉南方边陲之门户。蜀后主建兴三年(225年)春,丞相诸葛亮出师平定南中(今云贵地区)叛乱,由僰道县(今宜宾)进兵。叛乱平息后,即由南夷道经僰道县返回成都,至今在宜宾流传着许多诸葛亮的传说。在流杯池公园内,建有“丞相祠”,相传还有他曾使用过的“点将台”。

  梁大同十年(544年),以僰道地置戎州,治设僰道城。公元581年隋建朝,在北周管理戎州及外江、南广二县时,曾对西南地区进行开发,于开皇5年(585年),在秦五尺道和汉南夷道的基础上,动工修筑了通往云南昆明等地的道路,称“石门道”,途经高县的石门山。

  在唐代贞观6年(632年),在戎州僰道置戎州都督府,管辖今云南文山、蒙自、曲靖和贵州的威宁、六盘水一带,地域广阔,“西南半壁”由此得名。

  宋代末期,元军入侵宜宾时,遭到宋军的顽强抵抗,最终不抵元军,败退于登高山(东山),于是,旧州坝的宜宾城就迁移到登高山。当时整个城区的建城面积约18万平方米,功能主要是行政和军事要塞。公元1267年——公元1276年,元军攻破了登高山城,彻底收复了宜宾,1276年以后,宜宾城又从登高山迁到了三江口至今,完成了宜宾城的迁址过程。

  元末红巾军将领明玉珍据蜀,建“大夏”政权,叙州路为其所有。从公元1362起设叙州军民宣府司,统治宜宾约10年之久。

  公元1368年朱元璋灭元建明朝。明改元叙州路为叙州府(简称叙州),领有宜宾、南溪、庆符、富顺、长宁、兴文、隆昌、筠连、珙县及高州。改马湖路为马湖府,统治160余年,称少数民族地区为“都掌蛮”。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兴文、珙县一带爆发“都掌蛮”的反明斗争,(即僰人的反抗),以后几十年一直不断。明万历元年3月朝廷派四川巡抚曾省吾征剿,曾省吾带官兵14万余人,围攻九丝城。阿大王率众反抗,坚持数月,终因力量悬殊,明官兵攻下“九丝城”,大肆斩杀洗劫,从此川南一个英勇骠悍的民族僰人从历史上消亡。

百二河山-水东门古牌坊

      明末清初,因战乱频繁,人口锐减,叙州“城为一空”,至顺治十六年(1659年)宜宾县“户不满千”。至康熙、雍正两朝六七十年的移民垦殖,“与民休息”,叙州府社会经济才不断发展,变为川滇水陆商贸重镇。

  同治年间(1862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进兵宜宾,转战长宁、宜宾县一带,在石城山大战一场,不幸兵败,折兵4万有余,留下了历史的感叹。

  1911年,同盟会领导的同志军兵临宜宾城下,逼使叙州知府反正,并成立“川南军政府”,结束了清王朝在宜宾的统治。民国元年至民国21年,宜宾先后遭滇军入川、北洋军攻占、川滇黔军阀混战、四川军阀混战等战祸。

  1926年,中共宜宾地方组织建立,积极开展革命活动,使宜宾很快成为四川地区政治活跃的地区之一,产生了一大批革命先驱。

  1935年,国民党中央统一“川政”,地方政区建制实行督察区制,宜宾被划为四川省第六行政督察区。

  抗日战争爆发后,宜宾为抗击日本侵略者作出了重要贡献,大批宜宾儿女奔赴抗日前线,英勇杀敌;一大批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工厂企业转移至宜宾,为抗日斗争提供后援。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建立。同年12月11日,宜宾城和平解放。1950年1月设川南行署区宜宾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同年11月改称宜宾区专员公署;1952年9月,为四川省宜宾区专员公署;1954年称宜宾专员公署。

  1957年3月,屏山县由乐山专区划入宜宾专区,至此今市属10区县地域已归属宜宾版图。1960年7月,泸州专区并入宜宾专区,四川省宜宾专员公署辖2市16县。1978年4月,宜宾专员公署改称为宜宾地区行政公署;同时隆昌县由宜宾地区划归内江地区。1983年3月,富顺县由宜宾地区划归自贡市。同年6月,宜宾地区、泸州市分设,原泸州专区所辖市县陆续划出,至1985年5月,宜宾地区行署辖有1市9县。1996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撤销宜宾地区,改设四川省辖宜宾市;1997年2月,宜宾市人民政府成立。宜宾市辖1区9县,至今未再变易。

大佛沱石刻

  宜宾城始名僰道,一直到宋徽宗年间,均为僰道县治所在。唐天宝年间,戎州所辖存鄢县多僚人,归顺中央,取“慕义来宾”之意,改存鄢县为义宾县;宋太宗太平兴国元年(976年),避太宗赵光义讳,取“义者宜也”之意,改义宾县为宜宾县;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年),降宜宾县为宜宾镇,入僰道县。宋徽宗政和四年(1114年),以僰道县名和城名不雅,俱改名宜宾,由此,宜宾之名延续至今。

 

历史事件

李冰通僰

  秦孝文王时(前250年)李冰任蜀郡守,领兵沿江南下开发岷江下游。李冰用“积薪烧岩”之法拓宽航道,并辟山修通了通往宜宾的道路,使今宜宾与蜀郡各地直接沟通。当时宜宾为僰人聚居区,这条通僰之路,就称为僰道。后这条道路一直修至云南曲靖,绵延2000余里,又因路宽五尺许,称“五尺道”。从此僰人聚居之地正式纳入秦国蜀郡治理之下。旧时宜宾皆奉“川主庙”,即为崇念李冰开发之功的缘故。

五尺道

  水毁僰道城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记载,唐武宗会昌二年(824年)七月某日,僰道城因马湖江(即金沙江)大水而荡圮。水头高百丈,有州人2000余被洪水漂没,州衙被水冲之后,陷深10丈余之处。10多天后,洪水退尽,僰道城除大石遍布外,别无一物。后戎州与僰道县治遂同时迁设于江北(今岷江北岸旧州坝)。

  蒙军攻叙

  南宋末年,蒙古实施“图蜀灭宋”战略的一部分。蒙军先后五次攻陷叙州,战争长达20年之久。自南宋理宗年间(1241年),蒙军攻陷叙州开始,前四次都是大肆搜杀掳掠后引军离去,度宗咸淳十一年(1275年)五月,蒙军最后一次进攻叙州,六月,叙州安抚使郭汉杰献城降元。

  平“九丝蛮”

  明王朝镇压宜宾世居少数民族“都掌蛮”,即僰人的战争。战事自万历元年(1573年)三月开始,明军先后攻陷凌霄山寨、都都山寨,九月攻陷僰人大本营九丝山城。次年又继续进剿,聚居九丝山一带的僰人几被斩尽杀绝,少数生者或逃亡或隐姓埋名。这支古老的少数民族从此在历史上销声匿迹。

  大西军攻占宜宾城

  明末张献忠起义军战事之一。明崇祯末年(1644年)十一月开始,张献忠大西政权先后三次攻陷宜宾城。战争前后延续8年之久,因大西政权失败最终未能占领宜宾城。

锁江石

     石达开进军宜宾城

  太平军战事之一。清同治元年九月二十七日(1862年11月18日),太平军将领石达开率主力从贵州镇雄分兵五路直奔筠连,欲夺取宜宾渡江北上。在连克筠连、高县和宜宾县双龙、横江后,战事呈胶着状态。1863年1月起,太平军转入守势,至月底,石达开率残部渡横江河退入云南。太平军进军宜宾,损兵4万。

  宜宾辛亥革命

  1911年9月“成都血案”后,宜宾各地在同盟会员的组织领导下,举行群众性武装反清起义,成立了川南革命军。12月叙州府宣告独立,5日成立“川南军政府”,标志着清王朝在宜宾的统治的结束。12月21日,新政权遭滇军镇压失败。

  宜宾P分校

  大革命时期,中共宜宾特别支部的代号,是遵照中央通告建立的中共四川地方党组织。P为当时共产党的代号,P校为中共党组织。1925年底,宜宾的共产党员和共青团特别支部曾两次召开P、Y校(Y校为大革命时期团组织的代号)联系会议,商讨党团组织发展工作。1926年1月30日,由Y校书记曾润白召集P、Y两校同志会议,遵照中央121号通告,成立中共宜宾特别支部(简称特支),票选郑佑之为书记。中共宜宾党组织正式成立,宜宾特支直属中共中央领导。

文明门城楼城墙

  川南游击纵队

  1935年2月,中央指派徐策、余泽鸿等组织成中共川南特委,同时组成川游击纵队,牵制敌军配合中央红军迂回黔北和渡江北上的行动。5月以后,川南特委改组为川滇黔边区特委,川南纵队改组为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转战三省边区20余县。1936年6月,与贵州抗日救国军第三支队会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区抗日先遣队,在边区进行艰苦卓绝地斗争。1937年春归于失败,余部分别在云贵边境坚持斗争到1947年。

  日机空袭宜宾

  抗日战争中,宜宾城多次被日军飞机空袭。从民国28年1月10日,至民国33年12月20日,宜宾城先后发出空袭警报257次。日军飞机飞临宜宾上空共13次,计轰炸6次,机枪扫射1次,盘旋窜扰6次。6次轰炸中,共出动飞机112架次,投弹1180枚,炸死同胞120余人,炸伤130余人,炸毁房屋180多间。

  宜宾城和平解放

  1949年12月初,解放军二野16军、18军先头部队兵临宜宾县外围。宜宾的中共党员和革命工作者积极组织迎接解放的斗争。与共产党早有联系的国民党22兵团中将司令、72军军长郭汝瑰于12月11日正式通电起义,宜宾和平解放。16日,解放军18军54师全面接管宜宾旧政权。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宜宾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宜宾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历史名人

黄庭坚(1045~1105年) 北宋著名诗人,书法家。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年)至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因遭贬,迁戎州(今宜宾)安置。今宜宾的涪翁洞、涪翁亭、流杯池等处,还留有黄庭坚的诗文题刻。在戎期间,曾著有著名的《苦笋赋》。

黄庭坚塑像

  谢奉琦(1884~1908年) 同盟会会员,民主革命烈士。四川荣县贡井乡(今自贡市贡井区)人。1908年在叙府组织反清起义失事,同年3月就义。1912年3月18日,蜀军政府公布谢奉琦为四川死义烈士。同年,孙中山追赠谢为陆军中将,并准予崇祀忠烈祠。今宜宾市将军街、谢将军祠皆以此命名和修建。

  邓子均(1876~1959年) 五粮液前身——“杂粮酒”的创始人。四川南溪人。1908年在宜宾与黄吉昌合伙开办“吉昌”土酒作坊。后与人联合购买“温德丰”酿酒作坊,并更名“利川永”酒厂,生产杂粮酒。经试验,达到香味醇厚,继之取名“五粮液”。

邓子均塑像

  刘华(1899~1925年) 革命烈士,五卅运动著名领导人。四川宜宾县人。1923年在上海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1月当选中共中央职工委员会委员。5月30日,刘华率工人、学生上街演讲、宣传,抗议上海内外棉厂日方资本家枪杀中国工人顾正红,横遭镇压,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上海的罢工、罢市、罢课斗争进入高潮。31日晚成立上海总工会,刘被选为副委员长,继续领导斗争。11月29日被捕,12月27日就义于上海南市。

  郑佑之(1891~1931年) 革命烈士,四川早期中共党员、优秀革命活动家。四川宜宾县古罗场人。1922年参加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马克思主义在川南的传播者。赵一曼、余宏文等都先后受到他的培育。1926年任中共宜宾特支书记,分工负责农运,是有名的“川南农王”。1928年任川南特委委员和中共宜宾县委书记,继任自贡特支书记、后任中共四川省委委员。1930年调重庆,曾领导和建立了数千人的农民革命武装,组织和领导工人罢工运动和农民暴动。1931年在重庆被捕遇害。

  卢德铭(1905~1927年) 革命烈士,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领导人之一。四川宜宾县双石铺(今自贡仲权乡)人。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伐期间先后任叶挺部连长、营长、团参谋长,战功显著。1927年6月,任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长。9月,与毛泽东等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任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总指挥,毛泽东任前委书记。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进发途中,在卢溪附近,遭朱培德军袭击,卢率一个连阻击以掩护毛泽东和大部队,英勇牺牲。

      李硕勋(1903~1931年) 革命烈士。四川省庆符县中城镇(今高县庆符镇)人。1922年参与组建四川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5月转为中共正式党员。1925年当选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会长,继又兼任中共中华学联党团书记。1926年10月调任中共武昌地委组织部长。月底,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25师政治部主任。1927年随师参加南昌起义。不久率转入赣粤边区进行游击战。后任中共江苏省委秘书长。1928年5月以后,相继担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军委书记、省委代理书记。1929年春,担任中共沪西区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军委书记。1930年,担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中共江南省委军委书记,领导和发动了苏、浙、皖农民游击战争。1931年6月,任中共广东省委军委书记。8月在海口被捕,9月11日在海口英勇就义。

李硕勋烈士纪念亭

  余泽鸿(1903~1935年) 革命烈士。四川长宁县人。1922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5月任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长、秘书长。1929年任中共中央秘书长。1930年先后担任中共北方局和顺直省委宣传部长。1931年去中共苏区。1934年随中央红军长征。次年在川南组建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任纵队政治部主任,7月任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书记和边区纵队政委,坚持游击战争。12月牺牲于江安碗厂坡。

  赵一曼(1905~1936年) 抗日民族女英雄。四川宜宾县徐家乡(今属白花镇)人。1923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年转为中共党员。先后在武汉、南昌、上海等地从事革命工作。1931年“9.18”事变后,被派住东北,后任满洲省总工会组织部长、代理书记。1934年任中共珠河中心县委委员兼铁北区委书记,领导当地农民组建抗日自卫队,开展游击斗争。1935年2月,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一师第二团政委,转战于绥滨铁路以北,其威名使敌人闻风丧胆。敌人曾登报悬赏捉拿这个“挎双枪、骑白马”的“密林女王”。1935年11月被俘,次年8月3日就义于珠河小北门。现哈尔滨市、宜宾市分别建有赵一曼纪念馆。

赵一曼纪念馆

  唐君毅(1909~1978年) 哲学家、现代新儒学代表人物之一。四川宜宾县人。1934年起在南京中央大学、无锡江南大学、广州华侨大学任教。1949年6月移居香港,后与钱穆在港联合创办新亚书院,任教务长及哲学系主任。1974年以讲座教授由香港中文大学退休,并继任新亚研究所负责人。一生出版专著2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数百篇。

  阳翰笙(1902~1993年) 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之一,文艺界的卓越领导人。四川高县人。1925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五卅运动、北伐和南昌起义,1928年被调往上海,从事地下工作和党的文艺工作,曾任“左联”党团书记、文委书记和文总党团书记,参加了党对电影戏剧的领导。抗战爆发后在周恩来和长江局、南方局领导下从事国统区文化斗争和统一战线工作。“皖南事变”后,在重庆组织了中华剧艺社,在文化战线对国民党顽固派进行奋力反击。完成了《前夜》、《塞上风云》等七部大型话剧及《八百壮士》等剧本的创作。1946年回上海,负责筹建上海联华影社、昆仑影业公司,冲破重重困难,拍摄了《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家灯火》等优秀影片,还创作了电影剧本《三毛流浪记》等。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文联副主席、秘书长、党组书记等职,是中共十二大代表,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一、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常委。

 

大江文化

  

宜宾三江汇合  

      没有三江,就没有宜宾这片土地,也没有宜宾这座古城。大江润泽了宜宾的山川原野,大江也塑造宜宾原初文化模型。数千年来,浸润在宜宾人血脉中的第一文化元素,就是大江文化。

  近半个世纪以来,在宜宾市境的宜宾县柏溪镇、龙池乡,南溪黄沙河,珙县石碑等地,先后发现大量恐龙化石。据考证,大约3亿年前古生界的宜宾,曾是一片被湛蓝海水淹没的区域。大约1亿8千万年前,进入侏罗纪,地壳上升为陆地,四川盆地还是一片大湖,但宜宾作为盆沿地区,开始出现生物,活跃着一支以马门溪龙为首的爬行动物群。又经历亿万年的地质变迁,“巴蜀湖”最终隆起为内陆盆地,统治地球的恐龙消失。但见证恐龙时代的桫椤等蕨类植物在宜宾至今仍有广泛分布,海洋古生物化石和恐龙化石也不断出土。随着大陆骨架不断隆升,冰川雪水和天降雨水切削大地,江河开始了漫长的发育历程,新一代陆地生命也如影随形地开启了生命旅程。今天发现的所有地球陆地生命遗存,无不与江河直接关联。如果说,海洋是生命的摇篮,那么江河则是哺育生命的乳汁。

  宜宾是长江上游人类开发最早的农耕地区之一。1980年从筠连县“拱猪洞”出土的古人类臼齿化石和南广、越溪、横江20多处石器采集点采集到的40余件石斧、石铲、石锛等石器,说明宜宾人类活动的历史可追溯到4万年前的原始社会旧石器时代晚期,那时境内已有人群生息。公元前三四千年,宜宾已出现氏族部落,从事原始耕作、狩猎和渔猎。公元前两千年前,拥有先进农耕文化的僰人就已生活在宜宾三江两岸地区。据《华阳国志》记载,生活于宜宾一带的僰人性情温和,习仁道,勤劳、聪明,善事农牧,尤为善种水稻、荔枝、姜、蒟、豆之类的作物。奔腾不息、浪卷千秋的金沙江、岷江、长江,为宜宾的先民创造了一块又一块肥沃的冲积河洲,还源源不断地为他们送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江水,使他们获得了生生不息的生活资源。因此对大江的崇拜和敬畏,始终是萦绕于宜宾先民心灵中神曲。

  学界认为,中华民族的图腾——龙,其实就是大江的原型沉淀。龙首先在形状上酷肖大江,龙头就是大江的入海口,龙身就是干流,龙爪龙翼就是大江支流。而且龙在精神气质上,也神似于大江。在人类的想像中,再没有一种东西如大江一样,充满神秘的力量,它高兴时可以造福万邦子民,而它动怒时却可以毁灭一切;这恰好是龙具备的力量。还有,龙在神话中与大江联系紧密,龙来于天而栖于江河湖海,正像水来自于天而形于江河湖海一样。所以学者认为,中华民族的图腾崇拜,其原初模型是源于对大江大河神秘力量的崇拜。宜宾翠屏区李庄镇一带,至今流行草龙舞。草龙仅是中国千百种龙之一种,但它同样传达着多少年来人们对龙的崇拜,也就是传递着人们对于大江的崇拜。

  人们对于大江的崇拜,包括了敬和畏两种相悖的情绪,正象人们对于龙一样,总将其区分为善龙和恶龙。敬畏之中,人们总希望能够征服大江,驯化大江,驾驭大江。宜宾的三塔,旧州塔、白塔、黑塔,遥相呼应,成为宜宾一景。但古人修塔却并非只为观赏,更重要是有其实用价值,那就是镇邪之用。旧州塔屹立岷江之滨,白塔俯瞰三江口,黑塔遥望宜宾城;它们的功用其中就有镇江驱邪的寓意。宜宾走马街的川主庙,供奉了治水有功的李冰,明清之时,香火鼎盛,也是人们对大江敬畏有加的表征。每遇春夏干旱,旧俗就要举行“耍水龙”的祈雨活动。宜宾还有“晒川主”的习惯,把“川主”抬放在空坝上让烈日暴晒,以触神怒,神即会驱水怪兴风作浪,掀云下雨。此时人们就念到:“平时酒肉祭神灵,大旱之年晒老川,玉帝老儿关我老川啥相干?”

  宜宾是万里长江黄金水道的起点,是长江上游远古及今最为繁华的水码头之一。宜宾码头有“六渡八帮”。六渡是六大渡口:北关渡、东门渡、合江门渡、上渡口、中渡口、下渡口。八帮是八大船帮:干货帮、成都帮、五板帮、叙渝帮、叙泸帮、竹木帮、盐帮、嘉阳帮。宜宾的码头文化因此成为宜宾重要的文化一脉,凸显了大江对宜宾人的影响。码头文化在第一个层次上表现在宜宾河运发达,走江行船成为商业往来的重要方式,因此在船运行业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文化符号。比如船运行情、生意接洽、帮规行规,船出港前的祭祀,船归港时的庆典,行船途中的禁忌等等。第二个层次表现为,船运业的行业文化符号扩散到社会各领域,使社会生活各方面都融进了码头文化的特征。比如拜见地方上有权势的人,称为“拜码头”;地方上有权有势的人称为“舵把子”;跑江湖讨生活称为“跑滩”;明知某事不可为而为称为“撑硬头船”;生活处于艰难中称为“拖滩”等等。特别是明清以来,码头文化与四川地方上的袍哥文化相融合,还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行为规则,“嗨袍哥”的另一称谓就是“嗨码头”,各种地方帮派就称为各个“码头”。

  大江容纳百川、奔向海洋的气魄,塑造了宜宾人兼容并包、开放开明、崇尚自由、追求真理的精神气质,这是大江文化的灵魂。流寓宜宾的文化名人杜甫、陆游、黄庭坚,被孙中山先生追授将军称号的辛亥革命先烈谢奉琦,革命先驱郑佑之、刘华、卢德铭、李硕勋、余泽鸿、孙炳文,抗日女英雄赵一曼,新文化运动先驱阳翰笙,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唐君毅,都折射出宜宾大江文化的灿烂云霞。

  以李庄古镇为核心的“抗战文化”,更堪称大江文化的巅峰。李庄的“抗战文化”,主要表现在抗战期间一批学府的内迁。1940年,李庄地方人士知道同济大学等单位有意迁往的消息后,罗伯希、张鼎臣、罗南陔、李清泉等地方名士,聚在一起商议后做出决定:“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应。”十六字的欢迎电文飞向了昆明,随后国立同济大学、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央营造学社、中国大地测量所、金陵大学文科研究所等知名度很高的高等学府、研究机构等陆续从北京、南京、上海等地辗转内迁李庄镇,直到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才先后迁回原处。这对李庄的社会、经济、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批全国知名的专家学者,如李济、陶孟和、傅斯年、吴定良、梁思成、林徽因、董作宾、夏鼐、梁思永、刘敦桢、莫宗江、周均时、童第周等,云集李庄,使李庄成为抗战时大后方的文化中心之一,形成了独特的“李庄抗战文化”。其深刻内涵为:不当亡国奴的爱国主义精神,抗战必胜的信念,民族复兴的壮志。2005年,同济大学党委副书记周家伦在回访李庄时深情地说:“李庄的土地,李庄的人民以她博大的胸怀,为颠沛流离的同济学子提供了一张安静的书桌。”

  此外“江安国立剧专”亦是宜宾抗战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江安国立剧专”,是现中央戏剧学院的前身之一,系中国戏剧史上最早的高等戏剧学府。1935年10月创建于南京,1937年在抗日烽火中疏散长沙,转迁重庆,于1939年4月迁来江安,办学达六年半之久。直到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6月迁返重庆,于1946年回南京,新中国成立以后,国立剧专并入中央戏剧学院。办校14年,先后搬迁五处,江安是剧专居住时间最长,保存当时办学原貌最多的一处。剧专由中国现代话剧奠基人之一,著名剧专教育家、理论家、剧作家、翻译家余上沅任校长,在江安六年多的艰苦办学期间,我国著名戏剧家曹禺、黄佐临、洪深、吴祖光、张骏祥、焦菊隐等在此任教,并创作、排练、公演了许多唤醒民众、激发爱国热情、宣传抗日救亡的优秀剧目,为我国培养了谢晋、凌子风、王生善、王永梭等一大批戏剧艺术精英。江安因此被誉为“中国戏剧家的摇篮”、“中国戏剧艺术的圣地”。

 

酒文化

    中国是一个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也是产酒历史最长、酒文化最灿烂的国家。宜宾的酒文化,更是中华源远流长的酒文化中最璀璨夺目的一支。

    在中国最大最完整的酒文化博物馆——“五粮液酒文化博览馆”里,真实的实物和图片资料显示,宜宾的酿酒史,在历史的坐标上,跨越了3000 多年的悠远时空。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从兴文县、珙县、南溪县、长宁县、江安县挖掘出的2000年前的汉代岩墓和出土的石棺上,雕刻的浮雕就有酒文化内容。“厨炊宴饮图”为其一。其图壁上悬挂着的猪腿、鸡、鱼、菜篮,一厨师立于案桌旁,正举刀宰鱼就烹,另一桌上二人作举杯劝酒状;在一岩墓上,有一酿酒佣,作仆人装,提陶罐买酒。在长宁县飞泉乡的七个洞,有“夫妻饯行图”,图中站着一文人模样的人,身后立一背剑书童,正欲出远门。文人对面,其妻正举杯为他饯行。似有“此去迢迢千里路,离情别绪一杯中”之感。1984年7月,在宜宾县横江镇出土的酒器“蝉纹青铜爵”,据考证为战国时期所铸造。这些生动的文化遗存,说明在那个时候,宜宾建城以前的酿酒业和酒文化,就已经成长了1000多年,佐证了宜宾是中国酒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是“中国酒文化的先锋”。

    生活于川南的僰人很早就有饮用天然发酵的“荔枝酒”、“树头酒”的习惯,后来学会了人工酿造,酿出了名为“蒟酱”的酒和窨酒,从而开创了川南古僰道酒文化之先河。

    所谓树头酒,就是用一种特有的树,其树梢之汁可自然生“酒”,叫树头酒。据考证,树头酒的树种,属热带椰子之类,其果实可以从花梗处取饮液汁,因内含糖质,可即用于酿酒。树头取酒的办法多见于少数民族地区。

    树头酒之后,便是人工酿造的“蒟酱”酒和“窨酒”。“蒟酱”是豆类植物为原料,“窨酒”则是以大麦、小麦、糯米、高粱等为原料。“窨酒”工艺独特,先将粮食煮熟、过滤,然后上甄蒸馏,加酒曲和玉泉清水,封坛贮于地窑多年,发酵糖化而酿成呈琥珀色、清明透亮、香醇可口的酒。今天在珙县的曹营一带,还流传着这种酿造方法。

    “清盎之美,始于耒耜”。农业的繁荣,促进了酒业的发展。尤其是到了唐代和宋代,“重碧酒”、“荔枝绿”、“姚子雪曲”等美酒,为历代诗人墨客所推崇。据《宜宾县志》记载,曾打造了“中国文化名酒”—— “红楼梦酒”的岷江边上的红楼梦村( 原为下食堂村),一千多年前,唐代的归顺县城就设在那里。那里有一个地方叫“牛口庄”,有一家糟头房, 酿出的重碧春酒(春天酿造,冬天成熟,或冬天酿造春天成熟,其色为重碧)名噪一时,闻名远近。“茶酒马互市”一时成为“牛口庄”的一道风景线。往来舟楫在此停靠,以茶换酒、以马换酒的商客络绎不绝。唐永泰元年(765年),唐代诗人杜甫曾从嘉州(今乐山)乘船东下,路经“牛口庄”,闻到糟头房的酒香,情绪倍增。船至戎州,戎州行政长官杨使君设宴东楼,杜甫对重碧酒情有独钟,饮后诗兴大发,即席赋诗一首,名曰《东楼诗》:“胜绝惊身老,情忘发兴奇。坐从歌伎密,乐任主人为。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楼高欲愁思,横笛未休吹。”赞美之词溢于言表。在当时,重碧酒已居于百酒之上,而且诗酒相传,更使它名声远播。于是,杜甫去后,重碧酒便被戎州官府定为名酒——“郡酿”。 对此,范成大在《七夕至叙州登锁江亭》中作的注解,也称“郡酿”就是“重碧”。

    宋元符元年(1098年),号“涪翁”的宋代诗人黄庭坚仕途失意,贬谪戎州,他寄情于诗酒,三年当中,他尝遍了戎州的美酒,写下了 17篇美酒的赞美诗。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最为推崇的酒有两种,一是“荔枝绿”,二是“姚子雪曲”。

    在宋代,宜宾的酿酒业已达到了相当的规模, 据宋代《熙宁酒课》推算, 北宋时戎州的酒课是5000贯, 年产量达到了522500斗。

    到600年前的明代,宜宾的酿酒工艺日臻完善。在宜宾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出现了商业性的手工作坊——糟房,从清末到民国,糟房多达12家。宜宾的“杂粮酒”远近闻名,以至后来成为五粮液的前身。在宜宾城沿江一带, 尚保留有300—600年历史的老糟坊, 如“温德丰”、“德盛福”、“长发升”、“张万和”等。

    据统计,至今宜宾大小酒厂有 200多家。不仅有曲酒,也有单粮酒;不仅品牌众多,而且名酒荟萃。故有人说,“宜宾县县有特色,蜀南处处闻酒香”。南溪县远在唐代就有了作坊式的“家酿”,“南溪春”很是出名。江安县是中国酒文化最早的实物之一——东汉时期(公元25年—220年)石刻品酒图的出土地。明世宗朱厚璁嘉庆41年,康王庶二子朱宣祉藩封于江安,称庄豫王。庄豫王生平嗜酒,到江安后在“龙门口”建酿酒作坊,按宫廷秘方酿造美酒供其享用,并上贡朝廷。所酿造的酒取名“安乐酒”,后称“皇宫液”。此外,“故宫千年红”以及宜宾县的“红楼梦酒”、十二金钗系列产品和“刁醉”酒,高县的高洲峰、高洲春等系列酒,长宁县的“君子酒”、“竹海王”、“竹海春”、“竹海”、“竹海风情”等系列产品,翠屏区的叙府大曲,兴文县的“敬师酒”,珙县的“雪山大曲”、“ 麟泉大曲”等等,都是有名的美酒佳酿。

 

    宜宾的酒和酒文化融会在民风民俗之中,且丰富多彩。“无酒不成席”,酒成了人际沟通和文化传播的载体。亲朋好友聚会离不开酒, 节日庆典离不开酒, 经济文化交流更是离不开酒。婚丧嫁娶逢年过节要摆酒, 生日要请寿酒, 生孩子要请满月酒, 农村栽秧打谷要喝酒等。至今, 在川南农村还存在着传统的“摆酒”风俗。农村的婚庆嫁娶、修房造屋等喜事, 一般都选择在冬季农闲期间举行,在这段时间的吉日, 特别是农历逢“九”日、逢双日, 便是请客的最好日子。中午时分,开始摆酒。有的人家房子小, 喜酒便从堂屋一直摆到院坝, 又叫坝坝酒。酒至半酣, 新郎、新娘一一向宾客敬酒。此时, 酒席上的劝酒声、猜拳声、咏诗作对的祝福声不绝于耳, 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这样的流水席至晚方休。

 

竹文化

竹,是与梅、兰、菊并提的“四君子”之一,当它与人类活动连接起来时,就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内涵。竹文化,是宜宾又一特色文化之一。

    竹从古至今,对人类生产、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寓于经济、政治、军事、文化、文学、艺术的各个领域。历代诗人、文人对竹特别偏爱,留下了大量诗篇。北宋诗人黄庭坚在宜宾为官期间,曾写下脍炙人口的《苦笋赋》:“僰道苦笋, 冠冕两川。……盖苦而有味, 如忠谏之可活国;多而不害,如举士之得其贤。” 诗人以竹笋寓现实表达了深刻的社会哲理。同时代的诗人苏东坡也写下咏竹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 无竹使人俗……”。表达了赞竹、爱竹之心。历代还有不少诗人咏宜宾竹,赋予了竹文化的内涵。如宋代诗人范成大的《过江安》、黄庭坚的《葛氏竹林留别》、赵遹的《题万松岭》,清代宗让的《万松岭》、沈华的《游万岭箐》, 当代曹禺的《蜀南竹海》、魏传统的《竹海》、马识途的《竹海仙寓》等,都对宜宾竹进行了赞美。


竹工艺1

    民间传说与故事,也是宜宾竹文化的又一表现。在蜀南竹海流传着《竹公菩萨出世》、《竹公神像的来历》、《诸葛亮与雌雄井》、《周洪谟出世》、《石达开的灯笼阵》、《琴蛙的传说》、《竹海古钟的传说》等等传说与故事。

    竹的实用性,也是竹文化的体现。用得最多的是古代战争,其次是用竹作为狩猎、劳动、文化的工具。用来作弓、作箭、作刀、作纤、作斗笠、作筷、作甑、作蓆、作笔、作筒,甚至用来修房造屋,并由实用性到装饰性、艺术性。蜀南竹海的“竹文化博物馆”详尽地展示了从远古到今天竹文化的全部内容。


竹工艺2

    蜀南竹海是我国悠久竹工艺的发源地之一。北宋时, 竹编工艺便在这一带发展起来, 从实用的箩筐、提篮、蒸笼、背篓、筷、竹扇等, 逐渐朝实用性与艺术性相结合方向发展。明清时期, 竹雕工艺、竹簧工艺相继出现。1987年5月, 江安县留耕乡一个名叫任启新的村民, 向政府献出了他家祖传的一件珍贵石刻神像——竹公神像。这尊神像高0.77米, 前方刻有“竹公神像位”五字, 其年代为“大明正德十三年”,即公元1519年。这件文物充分证明了蜀南竹海竹工艺之乡的悠久历史。

    江安、长宁的竹雕技法繁多, 让人爱不释手。独特的竹簧工艺,以楠竹内侧的珐琅层为原料, 经干燥压平后贴合,造型为各种器皿; 或镶嵌粘贴在各种竹木用具上, 再在簧面上雕花刻字做成器物。今天蜀南竹海随处可见的竹根雕工艺品,如竹海老人、竹海娃娃,飞禽走兽、罗汉神仙等,成为竹海旅游纪念品的代表。竹乡的竹工艺师们, 从历届全国竹文化节的竹工艺品大赛中, 捧回无数金奖、银奖,有的还荣获了“全国竹工艺大师”称号。以竹纤维为原料制成的服装和竹编工艺服装, 正成为一种新的服装时尚。


石文化

人类曾经历二三百万年的石器时代,石曾是人类制作生产工具的重要材料之一,也是构成人类生活的物质要素之一。与宝石的富丽堂皇、花岗石的经久耐用、大理石的色泽华艳、太湖石的七窍玲珑不同,宜宾兴文石海的石,宇熔宙冶,神奇瑰丽,汪洋恣肆,大气磅薄,是一本活生生的地质科学教科书,又是一处鬼斧神工的旅游景观。

    兴文石海是川南亚热带岩溶景观的典型代表,被岩溶专家称为“兴文式喀斯特”,以规模罕见的大漏斗、溶洞群以及独特的峰林、石林等为代表。据地质学家考察,早在距今2亿7千万年到2亿4千万年时,这里原是一片汪洋大海。从云贵高原冲刷下来的大量碳酸钙物质在海底逐渐沉积,形成几百米厚的石灰岩层。大约在2亿4千万年到2亿3千万年之间,这里才上升为陆地。在距今约7千万年时,全世界发生了大的造山运动,这里石灰岩地层发生褶皱、断裂,经过含二氧化碳和草酸的雨水和流水长期淋滤,浸蚀及崩塌,形成了今天独特而典型的岩溶地貌。岩溶专家称赞这里的岩溶景观资源规模大、类型全、形态美、品位高,国内罕见,不可替代。有4.9~2.5亿年地质历史中的各种岩溶遗态,对认识和研究岩溶及岩溶发育过程中的多代性、继承性,具有特别重大的价值和作用,是一部“罕见的岩溶教科书”,是“二迭系岩溶地质博物馆”、“岩溶洞穴的荟萃之宫”和“洞穴探险的最好场所”。

石海

    1983年5月19日,原西德布伦克大学专家W.施奈德、M.法尔克慕名来考察二迭系地质,认为兴文石海是研究地质学、地质构造、成岩作用的天然宝库。同年11月20日,第二次全国岩溶洞穴会议在这里举行,来自26个省市的65名专家与会,称赞兴文石海是“二迭系地质的天然博物馆”。1992年9月,由国际洞穴研究会副秘书长安迪.伊文斯和中国洞穴研究会会长朱学稳教授带领的中英联系洞穴探险活动在石海成功举行,引起众多媒体的关注。兴文石海这块深山瑰宝,既以其亮丽的观赏价值为世人称道,又以其独特的科考价值蜚声海内外。

    宜宾的奇石文化、赏石文化,也是宜宾石文化中的一支奇葩,江安南溪的“长江奇石”闻名远近。

僰文化

     3000多年前,宜宾的三江两岸就有僰人居住。僰人虽然是一个消亡了的民族,但宜宾的僰文化,仍是宜宾历史文化的一支奇葩。

    僰人是一个勤劳尚武的民族。僰人男椎髻、短服左袄,女丫髻长裙,皆为赤足。“辫发魋结”、“不鞍而骑”,骑马善战,剽悍勇猛。当时僰人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雄盘险峨”,随遇而安,或以山为营,或屯居为寨,或沿川为沟,或洞穴为家。在珙县,至今还保留着很多因此而得名的僰人村、僰人沟、僰人寨、僰人岩、僰人湾、僰人坳、僰人山等地名。在兴文县有一山曰“九丝山”,山上有城,曰“九丝城”,是僰人首领阿大王抗击明代官兵的重要战场之一。

    僰人社会地位低下,常被掠去当奴隶,先秦時期的达官貴人以拥有“僰奴”的多少为身价的标志。东汉著名经学家服虔,曾在京城洛阳看到僰人女子为人作婢。僰人不仅人身失去自由,而且被迫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僰人不愿意受压迫,经常“盗边”,奋起反抗,终在明代遭到朝廷的残酷镇压,终致消失。他们沒有留下只言片語,只有在坚硬的岩壁上留下的几百具悬棺、遗物、生产生活方式和原始艺术的壁画,给世人留下追溯线索,也给后人留下千古之谜。

    僰人的农耕文化是原始的,《兴文县建武城崇报祠明碑》记,僰人为“火耕流种”,从事农耕,栽荔枝、种蒟(似桑葚植物),故在僰道境内,盛产荔枝和蒟豆。《太平寰宇记》卷79《郡国志》记:“西夷有荔枝园。 僰在夷中最贤者,古所谓僰僮之富。多已荔枝为业,园植万株,树收一百五十斛。”种植业具有一定基础。僰人还善竹工艺品,其工艺品甚至流传到西域或印度。在珙县麻塘坝悬棺博物馆,陈列着不少出土的僰人用品,有僰人的銅鼓、其中的一顶竹帽令人叹为观止,整个竹帽工艺精湛、造型优美。僰人把蒟用来作酿造原料,酿出的酒取名为“蒟酱”酒,采用的酿造方法,叫“窨酒术”。今珙县的一些农村,还保留着僰人的“窨酒术”。

   僰人善骑马,也常养马、贩马,马业兴旺。其所养马叫“羁縻马”,躯小而健,登山灵活,负重善驰,官府喜之曰“良马”。僰人入市贩马,与汉人交往,换回茶叶、盐、布匹等生活用品。

    铜鼓在僰人文化中象征着财富、权利和地位。铜鼓在作战中用来鸣金聚众,招来同类,鼓舞士气。在兴文县、珙县僰人博物馆,均陈列着铜鼓。其直径有七、八十公分,高一尺,腰有四耳,鼓面有一副铜鼓徽,其形状为一圆圈,中间有放射状的图案,并铸有四动物,据说这就是僰人太阳鸟崇拜。僰人铜鼓分为天、地、人三个字号,最大的天子号铜鼓可值千牛,次之的可以值七八百、五六百头牛。得鼓二三,便可称王。僰人也用铜鼓作娱乐、作葬品,或作祭祀,以求福佑。2003年在兴文县九丝镇鹿舞村挖掘到的铜鼓,直径达63厘米。

    僰人的丧葬文化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能突显僰人这种文化的一是悬棺,二是岩画。二者均在险峻的高岩上,为僰人存留下来的唯一文化遗迹。岩画以红色、白色作原料,用平涂手法绘成,线条粗犷流畅,造型古朴简洁。岩画内容是生活的写照,或马、或骑、或舞、或乐、或器、或鱼、或猎等等,岩画往往与悬棺相配,似乎有某种象征意义。

 

苗族风情

      宜宾自古就是多民族杂居之地,除汉族以外,还住有苗、彝、回等24个少数民族,其中苗、彝、回三族是这里的世居民族。目前,在兴文、珙县、筠连有11个苗族乡,共有苗族同胞7万多人。宜宾苗族同胞至今仍保持着传统的生产、生活习俗,有自己的民族语言,独特的民族文化,体现出浓郁的苗乡风情。自元、明以来,苗族同胞即在今宜宾市境内定居。宜宾现有苗族同胞7万多人,至今仍保持着传统的生产、生活习俗,有自己的民族语言,独特的民族文化,体现出浓郁的苗乡风情。在兴文石海景区内,建有苗王寨,集中展现了苗族生活习俗和风情。

    苗族同胞每年都要举办“跳花山”,又称“踩山会”、“花杆会”。从正月初一起,有的持续三四天,有的持续半月左右。事先在场中立“花杆”,有的还于场口扎上牌坊,并架设天车,立有秋千架,修整好跳舞场。届时附近村寨男女老少穿上节日盛装皆来与会,围着花杆吹笙弄笛,唱歌跳舞。青年则互相对歌,有情男女多于此时寻找称心伴侣。

    苗族服饰也特色鲜明。旧时,男多包长头帕,系腰带;女蓄长发盘于头顶,包长帕,盛装时戴凤冠,俗称“吼盖”,多穿桃花衣领的满襟衣服,下着蜡染或挑花百褶裙。男女均喜打绑腿,穿草鞋或布鞋(女多为绣花鞋)。

    逢客至或年节常用大碗、大杯盛酒,围着火塘或桌面,一人一口依次轮流畅饮。佳肴火烤腊肉、醅菜等佐酒。经三凉三沸熬炖的酽茶,乃有名的待客饮料,筛底糍粑是最喜爱的礼品。

    苗族婚俗更为吸引人。一般先经“插伞”,放口定亲,继办酒,女家称“桑彩”,男家称“载两”。女方单日办酒,双日送嫁;男方单日花宵,双日迎娶。无论路途远近,新娘均不坐轿。新娘由一对伯叔辈结发夫妇作正送亲,同时有十数位能歌善舞之同辈陪送。进门后多不拜祖宗,由男方主持迎亲者领着绕堂屋火塘转三圈,进入另一间火塘休息。午后,主送亲夫妇,将途中所取“吉祥竹”、嫁妆、家具、钥匙等交给迎亲的夫妇,举行交接仪式时,每交一件说一段礼词。最后进入高潮“吃和气饭”。男家宰鸡数只,必有一雄鸡,连同女方带去的母鸡一同煮熟,蒸糯米饭一甑,设席于中堂。男家姐妹陪新娘及送嫁女伴同宿,亲友不闹洞房。次日,男家备酒席为送嫁者送行,送亲者每人必喝一杯酒方让出门。婚后三天或半月,娘家派人接新娘回家一段时间,再回男家同住。

    苗族看重过年,有过三的,也有仅过一天的。腊月三十打糍粑,叫“假赞”。迎祖宗回家过年,叫“道搏叶”,晚上,烧热水洗脚,叫“染勾娄”(除老腻)。正月初一凌晨,摆设糍粑、酒、肉、唱奠词请祖宗神灵入席祭供,然后合家入席吃新年饭,叫“劳价赞”。初一至十五,男女盛装游玩,参加踩山节或外出走亲访友。“端阳”、“七月半”、“中秋节”与汉族过节类似。唯宜宾县尚有“苗节”,白苗正月初一至初三举行,花苗九、十月间卯日丑时举行。宜宾县凤仪乡苗胞四月初八还有怀念本民族先民之“英雄节”。


    上世纪20年代中,珙县传入“老苗文”。新中国成立后,推行了由26个拉丁字母组成的,以56个声母、27个韵母、8个声调(辅音字母)为基础的“新苗文”。宜宾苗胞语音属汉藏语系、苗瑶语族、苗语文、川滇方言、宜宾次方言,能和贵州中、南、北部,四川南部,云南全省及东南亚各国、美国、加拿大等地苗语相通。

 

商贸文化

     “西南半壁”宜宾,处于长江上游水陆交通枢纽,自古就是商贸重镇。特别是明清以来,川滇商贸交往频繁,致使宜宾商贾云集,舟楫如林,茶马互市,马帮不断。有“搬不完的昭通,填不满的叙府”之称。

  据《史记》记载,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派大将常頞开凿五尺道,又称石门道,打通中原经僰道通往云南、贵州的道路。五尺道北起宜宾,南至云南威宁,然后一分为二,一路经曲靖,直趋昆明、大理;一路进入贵州,经毕节,达至盘江流域。通向大理的那一路,经腾冲同缅甸、印度的道路相接,连通西亚的波斯,成为著名的古代南方丝绸之路,又称“蜀身毒道”。五尺道建成之后,为促进当时西南各民族与中原的经济文化交往发挥了重要作用。公元122年,汉武帝又派使臣到四川开辟从宜宾经云南昭通、昆明,最后到达缅甸、印度的“南夷道”——这就是有名的“南丝绸之路”。到唐、宋、元、明、清,不断整修,使之不断完善。“五尺道”、“南夷道”(“南丝绸之路”)均起始于宜宾,由此宜宾成为绵延万里的南丝路的桥头堡,兵家必争之咽喉、商旅必经之津梁。

  宜宾的“南丝绸之路”有历史可鉴,其一是高县的石门题刻。高县城北三公里处的石门,印证了“南丝绸之路”的历史。在石门巍然耸立着一快巨石,在巨石北壁上,题有清晰可见一碑文“勒愧燕然”四字及其诗文,明清这些石刻,记录着南丝路的历史沧桑。其二是在元代,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从成都出发,经川中的仁寿、威远、荣县进入川南的宜宾,在南广住宿,后也经过石门,重走了“南丝绸之路”(见《马可.波罗东方游记篇》)。南广古镇在解放前公路没修通时,是山里山外的连接点,宜宾城外马帮重要的歇脚之地。在南广镇,现在还可寻觅到“南丝绸之路”的踪迹。

  宜宾出土的大量的汉代文物,如陶俑、画像石、石棺、钱币等,反映了两汉时期,宜宾处于南北经济文化交汇点上,为大量中原人口入迁西南,带来先进生产技术、生产工具和文化艺术,促进了西南地区经济文化发展,发挥极其重要的桥梁和枢纽作用。

  明朝中叶以后,资本主义萌芽,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石门道发挥的作用愈来愈明显。清中叶后,贵州毕节至宜宾的石板驿道连通,商业更加繁荣,宜宾城南设铜关,城北设盐关管理税收、水运,宜宾至成都的水陆两路也商旅不断,宜宾沿江一带栈房街、走马街商贸空前繁荣。正可谓“大江水拍马帮来,蜀地滇边古道开”。

  清朝康雍乾时期,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宜宾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西南地区的物资集散地。云南省大量的土特产品和铜矿通过航运和马帮运至宜宾,宜宾的丝绸、棉麻、药材、盐、酒等经“南丝绸之路”贩运至云南。宜宾成为川南最大的物资集散中心,在今宜宾城金沙江边的铜关、走马街、栈房街,商贾云集,商肆林立。

  宜宾商贸繁荣的另一见证是,城内先后建起了标志省内外各路商旅的会馆。现今保存最完好的是位于滨江路金沙江广场的“滇南馆”,仍可见当日繁华。会馆皆为湖北、湖南、江西、陕西、广东、福建、浙江、云南、贵州的“移民填川”的同籍人出资修建。清康熙年间宜宾已出现会馆,最早修建在合江门外、武庙街的湖广会馆、江西会馆(名叫“禹王宫”)起于康熙乙丑年(公元1685年)。云南人在清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建成了“滇南馆”。到光绪末年,有建有“八省会馆”、“叙府会馆”、陕西会馆(旧址在武庙街,因供奉关羽,亦称为“关帝庙”、“武圣宫”或“武庙”)、四川会馆、浙江会馆、贵州会馆、广东会馆(因奉祀“南华六祖”慧能,亦称“南华宫”)等。到民国时期,宜宾的各种会馆多达19个。会馆成了同籍人、同乡人聚会、祭神、练武、休闲、看戏、喝茶、听评书、唱玩友、红白喜事、民事调解等宗教、商务、文化、娱乐活动的场所。

 

茶文化

中国是茶的王国,悠悠五千载,茶香润汗青。古为僰道的宜宾亦是茶的故乡,历代的种茶、采茶、制茶、贩茶、品茶,浸润了宜宾的茶文化。

  据《华阳国志.巴志》记载,僰道不仅多有荔枝,且“园有芳箬、香茗......皆纳贡之”。西周时僰道茶即为贡品。战国时期,楚汉争夺巴蜀,促进了四川乃至古僰道茶叶的广泛流传。唐《膳夫经手录》记载的“帷蜀茶南走百越,北临五湖”,主要就是通过黄金水道的长江,宜宾是长江上游的重要码头、港口。故有谚道:“僰道茶业多少事,万里长江向东流”。

  翻开宜宾的茶业史,首先是商贸的历史。宜宾的茶文化也就伴随着商贸文化而来。在古城宜宾,有不少“茶马互市”的商贸市场或茶馆酒楼,或以茶易马,或以茶易酒、易盐、易谷物,易土特产等等。而“叙川三蛮”即乌蛮、南蛮、董蛮的商旅马帮,沿着茶马古道——即秦“五尺道”,担负了运输任务。而今,宜宾通云南的茶马古道,已成了历史的痕迹。其时,宜宾茶出川还有两条主要通道,一是从宜宾进入西藏的“马湖江路”,因途经马湖江(宜宾至屏山新市镇的金沙江段)而得名。再经雷波、翻大凉山、入西昌、进理塘,达西藏。二是经岷江水道,朔江而上,至乐山、转航青衣江到雅安,在雅安加工成茶砖,马运、牛驮至西藏。清代至民国年间,宜宾销往西藏的茶砖叫“南路边茶”或“下河茶”,是做“康砖”的好原料,很受西藏同胞的欢迎。

  茶山茶歌扬,茶乡茶味芳。宜宾产茶历史悠久,在宜宾市的产茶区尚保留有原始的野生茶树。所辖10个区县均产茶叶,地处高寒山区的屏山、筠连、高县、宜宾县、翠屏区等尤为有名。宜宾盛产绿茶、红茶、花茶及砖茶。所产“早白尖”、“龙湖翠”、“叙府龙芽”等先后荣获多项国际金奖。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宜宾运用种茶新技术,改良和引进新品种,大力培植绿色优质茶园,使宜宾茶叶生产快速发展。目前,全市有茶叶面积20多万亩,年产茶叶1.65万吨,占四川省茶叶的三分之一,且畅销全国各地,并出口俄罗斯、非洲、日本、韩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

  茶文化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杯杯绿茶益寿延,不可一日无此君。”人们以茶待客,人为高洁,茶称上品,茶成为君子之交、文人之交、商贾之交、宾客之交、亲朋之交的载体。宴客品茗,茶汤生意境。有道是“茶马古道,山间铃响马帮来;墨客骚人,文思泉涌缘茶香。”茶与礼、茶与情、茶与食、茶与酒密不可分,成为独具地方特色的民风民俗。

  歌与乐与舞,来自劳动。宜宾茶风浓厚,茶俗盛行,茶农们在生产劳动中,自编自唱的山歌,淳朴优美。宜宾就流传着这样的采茶山歌:“手采茶叶口唱歌,一箩茶叶一箩歌。妹儿山上采春芽,阿哥炒茶等妹喝。”山歌此起彼伏,回荡山间。茶馆门前常见对联:“岩门山上茶,扬子江中水。”“客至心常热,人走茶不凉。”“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一杯茶去;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倒一碗酒来。”

  宜宾还有很多茶风茶俗,耐人寻味。过年过节客人来了先摆“茶”,这样的“茶”除了喝茶还有糖果、糕点之类,并由此派生了很多带有艺术性的茶具,由此促进了竹、木雕刻艺术。此外,娘家父母大寿,女儿要回家烧茶;种田栽秧要呷茶;走亲访友要封茶;结亲送礼要送茶;扯皮撕筋(土语,即民事纠纷)请吃茶;打发客人送茶钱;过年耍龙灯要摆茶;赶场遇熟人要坐茶馆;中秋赏月必设茶;七月半接老人要祭茶。宜宾农村茶俗,内容丰富,构成了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哪吒文化

      宜宾神奇的哪吒文化有着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在台湾及东南亚地区,影响更盛。

  有关哪吒生于宜宾、葬于宜宾之说和哪吒的神话传说由来已久。哪吒助周灭殷的故事与僰侯助周灭殷的史实正好相符。

  至今,在南广河与长江交汇处,还有哪吒闹海的陈塘关,金光洞遗址和“龙骨石”遗迹,在翠屏山上还有传说中的“哪吒洞”。在80年代末,市政府根据传说,修建了哪吒行宫。哪吒洞和哪吒行宫位于宜宾城西翠屏山,该山因像一面巨大的屏风拥抱着宜宾城而得名。山上古木参天,云蒸霞蔚。哪吒行宫是全国各地哪吒庙的祖庙,翠屏山以是蜚声海内外,海峡两岸众多哪吒信徒慕名来拜。

   关于哪吒行宫的修建,还有一段来历。1990年7月某日,台湾省嘉义市,一位名叫黄樟的老先生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来到一个名叫翠屏山的地方,看见了他平时供奉的哪吒。醒来后感到好生奇怪,第二天便把梦境告诉了其他信徒,哪吒托梦的事在嘉义迅速传开。后来,黄老先生组织了50多名信徒,开始了他的大陆万里寻梦之旅。黄樟先生一行历经数省,辗转万里,终于在四川自贡打听到,哪吒祖地在宜宾,宜宾真的有一座翠屏山,山上真的有一个哪吒洞。一行人转赴宜宾,实现了他们的寻根之旅。顿时,翠屏山哪吒洞前香烟燎绕,诵声不绝,台胞们在哪吒塑像前虔诚地叩拜起来。

   黄樟寻梦宜宾一事在台湾引起轰动。哪吒生在宜宾、死在宜宾、葬在宜宾的消息,掀起了“宜宾翠屏山哪吒朝拜之旅”的热潮,一批又一批的谒祖进香团来到宜宾朝拜、观光、考察,并举办了海峡两岸哪吒文化研讨会和经贸交流会,促进了海峡两岸经济文化的交流。至今,哪吒行宫香火不断,两岸哪吒信众朝拜络绎不绝。


   民间故事、民间歌谣、民间说唱、佛句子、戏剧,形成独具特色的哪吒文化,并广为流传。如在农村修房造屋上大梁时唱的四言八句:“哪吒红绫软绵绵,拿在黄龙身上缠,左缠三转生贵子,右缠三转福禄缘。……”又如船工号子中的上水行船号子:“船到江中水自开,龙王菩萨要钱财。闹海哪吒船中坐,保佑船儿上滩来。”民间说唱《哪吒闹海》也流传甚广。

   千百年来,哪吒受到人们的敬爱,被先民们理想化。哪吒成为正义的化身,像神明一样受到崇拜。他既有神明的无边法力,又有孩子的童真;既有男儿的阳刚,又有凡人的情感。在科学不发达的时代,成为先民们抗拒自然界各种灾害的一种精神寄托和力量源泉。

地址:四川省宜宾市酒圣路8号 邮编:644000